最近,我換了髮型,頭髮剪了五、六吋,由full fringe轉為中間分界。 剪髮之前,可說是我人生頭髮最長的日子,朋友以為我刻意留長不願修剪,實情是… 我「跟」了超過十年的髮型師朋友轉戰上海,由最初穿梭中港,近年好像而全身撤退。 朋友有好發展當然是好事,值得慶賀,但另一方面,我卻像失戀一樣。 雖然仍會遇上不同的髮型師幫我電、染、剪,但改動不大,以前實在太方便了,留海長了少許便找髮型師(有時經開中環便上salon剪一剪),長期處於眉毛以上的理想水平,但新相識的髮型師,又不好意思經常打攪,索性由得它長,不修剪了。 相熟的髮型師離開我的生活圈子,感覺很失落。 不應該對髮型師專一的,我以後要多去speed dating~呵呵! 亦因為懶去剪頭髮,留海才會長及下巴。 頭髮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