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香港君悅酒店的 Tina Viola 追思會 那天傳來Tina(陳幗儀)辭世的惡耗,我不敢相信。她去世前一個月,還透過what’s app 問我,是否記得十年前和她一起去某個gala dinner?她穿著Lanvin 一襲寶石藍的裙子,我替她拍過一張照片,她丟失了,希望我將照片再找出來給她。當時我唯唯諾諾,心想雖然曾用智能電話替她留影,但科技日新月異,我手機和電腦也換了好幾代,便沒有認真地替她將照片找出來,沒想到自此成為我的遺憾。 認識Tina, 已是30年前我初出茅廬,在Cosmo雜誌工作的時候。雜誌社向特約攝影師購買每季巴黎和米蘭時裝周的T台照片,以及邀約Tina 為最新歐洲時裝流行趨勢品評撰文。而我則負責選圖,然後將幻燈片親自拎去Tina 的Gianmaria Buccellati店鋪,在中環置地廣場,交給她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