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香港君悅酒店的 Tina Viola 追思會

那天傳來Tina(陳幗儀)辭世的惡耗,我不敢相信。她去世前一個月,還透過what’s app 問我,是否記得十年前和她一起去某個gala dinner?她穿著Lanvin 一襲寶石藍的裙子,我替她拍過一張照片,她丟失了,希望我將照片再找出來給她。當時我唯唯諾諾,心想雖然曾用智能電話替她留影,但科技日新月異,我手機和電腦也換了好幾代,便沒有認真地替她將照片找出來,沒想到自此成為我的遺憾。

認識Tina, 已是30年前我初出茅廬,在Cosmo雜誌工作的時候。雜誌社向特約攝影師購買每季巴黎和米蘭時裝周的T台照片,以及邀約Tina 為最新歐洲時裝流行趨勢品評撰文。而我則負責選圖,然後將幻燈片親自拎去Tina 的Gianmaria Buccellati店鋪,在中環置地廣場,交給她。

初見這位昔日Buccellati總代理商及香港第一代超模,當時我這小女生不由得被她那股女王氣場震攝。梳著一頭清爽的短髮,身上是剪裁俐落而色彩淡雅的Giorgio Armani 褲裝,搭配Buccellati 的精緻雕金小圓鑽耳環和戒指,高貴優雅,舉手投足散發堅毅自信的魅力,自帶威嚴。 當時我的上司M女士是Tina的粉絲,每次提起她,總是帶著崇拜的表情和口吻。由來女人看女人挑剔,Tina 可以征服其他女人,像神般存在被膜拜,不簡單!

1970年《明報周刊》的封面人物 Tina Viola

Tina 一向是優雅品味的象徴,加上豐富的時尚行業經歷,在那些年傳媒界還未流行採訪歐美時裝周,邀請時尚圈內資深人士寫時尚、談設計、講品味,Tina 是不二人選。 她成名於上世紀六、七十年代模特兒界,1970年成為《明報周刊》封面人物,被讚譽為最紅的模特兒。後來Tina 轉行做時裝買手,先後任職於Bang Bang 和Joyce Boutique, 曾是Joyce Ma 的左右手,一起發掘Giorgio Armani 和Comme des Garçons 。1980年代Tina自立門戶創業,成為義大利珠寶世家Gianmaria Buccellati 總代理商。直至1990年代中期她退下火線,一直走在時尚最前沿,經歷香港經濟起飛和繁華盛世的年代,活脫脫是亦舒筆下的現代獨立女性,莊敬自強。

我開始寫時尚便是拜Tina所賜,有一次我在Cosmo選的歐洲時裝周T台照片有些瘋狂,不太對Tina 的胃口,她拒絕執筆撰文。Tina 是那種很有自己想法的女子,不輕易折腰。結果我只好硬著頭皮自己看圖作文,自此開啓了我寫時尚評論文章之路,Tina 成為了我的亦師亦友。

穿Alber Elbaz for Lanvin 的 Tina
Tina 的家宴,出席者除了我外,還有Irene Man, 余安安,Monica Chen 等好友。

不過,我和Tina 走得最近還是這十年。在她患上血凝症前,有時我們會一起結伴出席酒會和晚宴。有一陣子她和一些朋友輪流做東辦家宴,我還陪她串門子。她的退休生活並不寂寞,亦不眷戀名利場的鎂光燈。有一年我邀請Tina 出席我的新書發佈會,現今的攝影師和時尚圈中人已不認識她,但她看得雲淡風輕,靜靜地坐在陽台翻看我的新書。換了是某些曾經的風頭躉,我想早已像怨婦般自怨自艾。

後來Tina健康出現問題,大多時間宅在家,一些生活鎖碎事會找我幫忙一下,例如:網購食品、家裡是否可以安裝WiFi 和電腦?某個中文字是怎麼寫的?我徬佛成為了Tina 的google。但更多時候是她作為我的老師,給我看一些舊照片,告訴我昔日的雲裳故事。

這套Buccellati珠寶,是梅艷芳買的不是借用的。2011年經蘇富比拍賣,以158萬港元售出。

每年Buccellati 在君悅酒店的晚宴, 哥哥張國榮、陳百強和梅艷芳也捧場出席,而且會光顧她買珠寶。梅艷芳在告別演唱會穿戴的嫁妝Gianmaria Buccellati 珠寶便是托Tina 買的,雖然當時她已退休。而我則替Tina 更新現今時尚界的人和事。

「噢!三大天王天后一起赴宴,那可不得了耶!現在品牌若要請明星出席活動,除了要提供著裝外,還要有出場費或購物金額啊!」

她淡淡然笑著回道:「那個年代去Buccellati 珠寶晚宴是面子和光榮啊!明星們巴不得被邀請去。」

可惜那個年代一去不復返,美麗的人和事總有殞落的一天。想你,Tina !

2010年我初出推出自己的著作《我的時尚騷靈》,感謝Tina的出席支持
紀念冊內有我這篇小文

Facebook : www.facebook.com/janicewong831

Instagram : http://instagram.com/janicewong831/

微博 : www.weibo.com/janicewo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