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日看黃偉文的專欄, 說他最初去時尚活動原以為可以多認識志同道合的時尚達人, 結果卻認識了不少名太的嘴臉和惡行, 看罷我幾乎笑翻天。

由來高端和奢侈品牌的主要消費羣都不會是時尚達人, VIP客户是名媛和富太太。高端和奢侈品牌活動除非是千人大派對, 才會廣邀各式時尚達人出席, 若是隆重晚宴, 清一色都是上流社會的名媛和富太太, 品牌的中流砥柱消費羣。我的前半生主管周刊的時尚、美容和社交版時, 由看着香港繁華盛世, 每晚幾乎是慈善籌款舞會與尊貴品牌晚宴, 到今時今日香港風光不再, 由品牌獨支大局, ball場名媛富太太由來不是善類。雖然她們往往是國際名校畢業, 牛津、哈佛、史丹福 ……, 騎馬、網球、 芭蕾舞等貴族活動樣樣皆精, 平日言談舉止大方得體, 但一旦要去舞會和晚宴, 便會統統變得小心眼起來, 先和你計較跟誰同席而坐, 是否竹門對竹門? 富了幾代的藍血又會看不起暴發户。身上的行頭穿戴絕對是率先曝光, 千萬不可有任何明星穿着過。

就算如我這民女, 只是愛美愛打扮愛買漂亮的衣服, 薪水也可負擔, 家裏又不是等着我供養, 昔日我穿着Dolce & Gabbana、 Gucci、 Prada這些衣服去活動, 名媛富太太們已經竊竊私語, 看不順眼, 編輯由來不是香港人眼中的高尚中產職業, 何況一介民女豈可與名媛富太太們穿着相同品牌? 不是同一件衣服或signature pieces啊! 太貴重的我倒買不起。

有一次, 朋友邀請我去慈善籌款晚宴, 與品牌和時尚無關, 碰到某名媛, 她很訝異我怎麽會在這兒, 眼神中帶着非我族類的藐視神色, 我倒冷靜地告訴她, 朋友買了桌子, 邀請我來的, 她便不再說話。一點點的教養, 我倒是有的, 要裝得比她這些名媛更淑女, 我也能裝。

當今天中國崛起, 內地時尚大編輯亦步亦趨 Anna Wintour 名主編的風範, 別說品牌會贊助她們身上的衣着, 珠寶首飾也随時借出奉上, 不知道這些香港名媛富太太作何感想? 我最是生不逢時, 以前自掏腰包也要招人妒!

( Janice Wong 微博: http://weibo.com/janicewong)

原文刊於香港<<晴報>>專欄 6/14/2012, 網誌經增訂